返回首頁 | 產品預覽 | 幫助中心

山東v2ba中空玻璃材料有限公司位於濟南市濟北開發工業園內,是一家專業的生產高頻焊鋁條的廠家!

山東v2ba 服務熱線:18660122928

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新聞內容

【觀察】每賣一噸就虧一兩百元,廢玻璃回收產業春天何時到來

2017-12-19 15:32

玻璃按照垃圾分類,被歸為“可回收物”,然而,由於價值越來越低,丟進垃圾桶的玻璃已近乎於廢物,這直接威脅到整個玻璃循環利用產業。
 
一邊是不斷增長的收運處置成本,一邊是銷路難以拓寬、價格多年抬不上去的窘境,有業內人士直言,玻璃循環利用產業隨時都有“癱瘓”的可能。
 
每賣一噸就虧一兩百元
 
整個回收利用產業癱瘓?這並未危言聳聽,分析商務部流通業發展司近年來發布的《中國再生資源回收行業發展報告》可以發現,2015年和2016年,我國廢玻璃的回收價值隻有250.6元/噸和260.5元/噸(以該報告統計的廢玻璃年回收價值除以年回收利用總量),比2014年的300.6元/噸至少低了13%。
 
200多元/噸的廢玻璃,什麽概念? 一公斤還不到0.3元,實際的源頭收購價格可能更低。在一些社區的再生資源交投站,一個500毫升的啤酒空瓶連0.1元都賣不到。對收運“可回收物”的主力軍——“鈴鐺軍”而言,廢玻璃也形同雞肋:開個1噸運量的車,專門收廢玻璃,扣除油費、過路費和收購成本,忙半天,估計就四五十元左右的利潤。如果因交通違章被罰款,還得倒貼。
 
對於末端的廢玻璃處置企業而言,日子也不好過。“整個集團的回收業務板塊,廢玻璃排名倒數。”上海燕龍基集團總顧問夏傳高坦言,按照目前行情,廢玻璃平均以四五百元/噸收購進來,分揀和加工後,平均賣出去600多元/噸,看似有一兩百元/噸的利潤,可一算人工費,成本馬上倒掛。
 
這筆賬很好算:兩名工人手工分揀廢玻璃,一天分揀出1噸已屬不易,而兩名工人的用工成本就要兩三百元/天,也就是兩三百元/噸。算上這個成本,600多元/噸的出售價格可謂每賣1噸就要虧一兩百元,這還沒算上場地的租金、電費和稅收。
 
工人在手工分揀廢玻璃
 
“如果對廢玻璃沒有情結,這種賠本買賣幾乎沒人肯做。”夏傳高表示,廢玻璃是該集團創始人“白手起家”的領域,因此,隻要其他業務板塊還可以帶動不景氣的廢玻璃業務,就不會輕易放棄。據透露,燕龍基近年年均的廢玻璃處置量約為60多萬噸。
 
不循環利用環保成問題
 
可是,情結不能當飯吃,在市場機製已經失靈的情況下,經營者要麽自救,要麽放棄。
 
專家指出,從環保的角度來看,廢玻璃回收產業絕不應當被輕易放棄,否則,極難降解的廢玻璃將對末端的垃圾處置環節造成很大的負擔。就焚燒而言,一些種類的玻璃要到1000℃以上才開始熔化,極大地消耗能源,一般情況下,垃圾焚燒爐都拒絕玻璃入內。而填埋進入土地後,狀態穩定的玻璃將破壞土壤結構,影響土壤的透水透氣性,進而影響自然生態。一些含有鋒利邊緣的碎玻璃,還會對生物造成傷害。
 
有環保組織曾進行過測算,回收再利用一噸廢玻璃,除了可以節約石英砂、純堿、長石粉等原材料,還可以減少生產過程中大約0.58噸標準煤的能量消耗,減少二氧化碳氣體排放1.26噸,減少固體廢棄物排放1.16噸。
 
然而,這些益處,在以逐利為主要目的的經營者麵前,沒有吸引力。上海燕龍基集團董事長王清華曾為尋找廢玻璃的出路考察過許多國外市場。他表示,在德國、比利時、法國、荷蘭等國家,廢玻璃回收率高達八成,而我國廢玻璃回收率不到30%,很多地區回收率隻有15%甚至更低,其他廢玻璃混在生活垃圾裏,背後原因,正是由於我國許多城市的玻璃回收產業已無利可圖。
 
去除雜質後的廢玻璃,由於沒有進一步細分,市場價值很低
 
智能流水線降低人工成本
 
要改變成本倒掛的局麵,關鍵是解決日漸增長的人工成本。而降低人工成本,關鍵在於能否升級落後的廢玻璃分揀加工模式,用智能化、機械化替代手工作業。
 
其實,能夠分揀廢玻璃的機械生產線早就有了,但有兩個缺陷:首先,由於源頭垃圾分類的執行效果有限,要分揀的廢玻璃中摻雜著大量其他生活垃圾,比如陶瓷、水泥、磚塊、橡膠、金屬、塑料等,這對設備的分揀能力提出了挑戰,絕大多數設備分揀出的廢玻璃純度很低,依然夾帶大量雜質。第二,傳統設備的分揀工藝十分依賴水,在消耗大量水資源的同時,還會產生廢水排汙等環保問題。
 
從上海市綠化市容部門獲悉,一套投資超過3億元,全國乃至全世界規模數一數二的智能化廢玻璃分揀處置係統有望明年在上海青浦投產。四條流水線開足馬力,一年可分揀處置超過150萬噸廢玻璃,由於最大程度節省了手工作業,分揀處置成本可控製在60元/噸。不僅如此,引進德國技術的這套係統,還采用了空氣動力學、光學等領域的手段,可以將分揀處置後的玻璃雜質含量控製在3‰,還能將廢玻璃按照顏色細分為透明、純白、棕色、綠色等。由於分揀得精細、雜質低,這些廢玻璃再生利用後的價值也能獲得較大提升。
 
 經過細分的各種廢玻璃,從右往左價值逐漸升高
 
 磨成細顆粒的廢玻璃,顏色越純白,再利用的去處越多,價值越高
 
原材料漲價,“春天”就要來了?
 
常規的廢玻璃,再生利用的去處無非還是重製成玻璃,如果可以製成更高端的產品,廢玻璃的附加值還有很大的增加空間,可以反過來刺激源頭收運、分類廢玻璃的積極性。
 
王清華透露,燕龍基集團正在安徽與相關企業合作醞釀光伏玻璃產業,屆時,分揀後的廢玻璃將成為這種高附加值產品的原料,降低生產成本的同時,減少對周邊環境的影響,進而刺激廢玻璃收運處置企業提升工藝水平,加工出更符合高端產品要求的廢玻璃原料。“再努力一把,玻璃回收產業的‘春天’或許就來了。”王清華表示。
 
“春天”或許還言之尚早,但“寒冬”冰雪的消融卻已看到希望。隨著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質量的改善,釀酒、食品、飲料、醫藥等行業對玻璃包裝瓶罐的需求,以及人們對各類玻璃器皿、工藝品、藝術品的需求正在穩步增長。據統計,2016年,我國日用玻璃製品及玻璃包裝容器產量約2963.85萬噸,同比增長3.93%。
 
與此同時,在環境保護要求日趨嚴格的倒逼下,許多礦山開采被叫停,石英砂、純堿等玻璃原材料的價格均在增長,這讓作為“替代品”的廢玻璃也隨之升值,相關回收產業有望借此機會扭虧為盈。
 
在危地馬拉首都危地馬拉城的一個工廠,一名婦女把回收的廢玻璃瓶重新製成可以在超市出售的玻璃杯和花瓶等,實現廢物利用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指出,無論是投入智能化分揀處置係統,還是尋找高附加值產業出路,都需要相當的資本作支撐,如果沒有足夠的規模和科研水平,玻璃回收利用產業現階段仍是一個難以涉足和堅持下去的行當,建議政府部門能夠通過購買服務、給予處置補貼等形式給予支持和引導。據悉,上海相關廢玻璃處置企業已通過審批,成為第二批國家“城市礦產”示範基地,示範基地中的項目建設可獲得補助資金,為玻璃回收產業的升級改造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瀏覽:

------ 責任編輯:中空玻璃材料專家
版權所有
http://www.ganfugu.com/(v2ba)轉載請注明出處

行業新聞